夏熹隰

经年(二)

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因为灵超的到来而停止,却因为灵超的到来,为这枯燥而机械化的练习生活注入了一些不一样的色彩。

小孩的心思简单细腻却又玲珑剔透,认定了就一定会去做,既然上天突然送给他三个哥哥,那么他就顺其自然的接受好了。很快,在小孩有意的亲近和三个哥哥似是无意的示好下,四个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岳岳不再是看着像92年的虚伪大叔,凡凡的哈士奇本性暴露无余,你问洋洋?不好意思,你洋哥顶天立地!

于是,他们的日常就变成了这样。 去上班前,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照镜子,日常沉溺于自己的美貌,并感叹“今儿真帅!”

“岳明辉,你特么能不能要点脸,你说说你全身上下除了内裤哪儿不是我的???”

弟弟:宝宝没听到,宝宝不知道,宝宝还未成年。

凡凡:一脸幽怨,岳岳,你看我你看我啊!!!

Emmm…你洋哥的脸上有点挂不住,cut!重来!!!

“岳明辉,J脸你还要不要了,你全身上下除了内裤,哪件不是我衣裳???”

凡凡&弟弟:终于拿对了剧本,不用18禁了。

在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常里,弟弟那股子天生忧郁的气息也被冲散了不少,并隐隐有向他们靠拢的发展趋势。秦女士os :弟弟小王子的忧郁人设似乎有些崩塌,就很bad。

四人越来越默契,训练的课程也越来越多。要想成为偶像,仅仅是唱歌远远不够,舞蹈也要跟上。对于四个基本上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大男孩来说,一切的一切都要从最基本的开始,比如压腿,开胯这些基本功。

开胯的前两天似乎还能承受,四个大男孩即使汗流浃背,即使疼的毫无形象的惨叫但也还是很好的坚持了下来。直到…

“啊啊啊…”

“我没用力,弟弟”经纪人一板一眼的说到。

“啊啊啊…”可是从弟弟胳膊下传来的抽泣声让大家都愣住了

岳岳最先反应过来,立马走到小孩身边温柔的抬起了小孩的脸,小孩哭的泪眼朦胧,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被泪水洗刷的波光潋滟,似是盛满了宝石。岳岳看着这样的小孩,心瞬间就柔软的不成样子,母性的光辉顿时泛滥,操着一口软软的京片子“呦,真哭啦”

感觉到自己的脸被一双暖暖的手温柔的捧着,小孩竟然是依着本能的脱口而出“妈妈,好疼”

岳岳被这一声妈妈给愣了一下,可也迅速的反应过来,柔柔的给小孩擦了泪,还真用着一副哄小孩的语气说“好啦,宝宝不哭了”

话音刚落,已经清醒过来的小孩噗嗤一下笑出声,倒让岳岳这个92年的大叔难得的有一丝…羞涩。

“诶,你这个小崽子…”看着脸上还带着泪珠的小孩又突然笑的这么甜,岳岳的口气颇有些无奈。

百万剪辑师博文带着新鲜出锅的第一手资讯来到声乐教室里
“啊?小弟/弟弟哭了?”木子洋和卜凡异口同声的问。
看到博文肯定的点头后,木子洋的眼神有些散,微微低了下头,稍长的刘海遮了眼睛。

一旁的卜凡凡则是一脸好奇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们的百万剪刀手博文一脸的不忍直视,卜凡凡,你粉丝叫你哈士奇简直是无比贴切,形象逼真而又生动!!!

小孩到底还是坚持着做完了今天的训练。运动后肌肉延迟性酸痛在今天达到顶峰,又加上今天依旧是高强度的训练,这才是让小孩哭出声的真实原因。

回到宿舍,小孩习惯性的去掏糖吃,却发现来的时候,临走前妈妈给他塞的三袋糖现在只剩下一颗孤零零的躺在袋子里,小孩把这仅剩的一颗糖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想了想月底才发的工资,咬咬牙闭着眼准备把糖放回去,就当是这个月的念想好了。

所以,当小孩再次睁开眼,看见自己面前两袋大白兔奶糖时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嘿,小弟,回神了”懒懒的声线带着一丝傲娇和得意把小孩拉回现实。
小孩眨了眨眼睛看着面前的木子洋,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小狗看见了肉骨头。
可偏偏木子洋十分享受小孩这样的目光,那张高级脸上带着得意的微笑,柔和了眉眼,缓缓开口:“小弟,这是你洋哥给你回的见面礼,还满意么”

小孩亮晶晶的眼已经充分的告诉了木子洋答案,而木子洋对这个答案也觉得…甚是满意。

在旁边以上帝视角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卜凡凡觉得,为啥同样是弟弟,区别咋就这么大呢?为啥小弟哭了,我的学长就能在声乐课的课间飞奔出去给小弟买糖?而我哭了就只能得到学长的…嫌弃?卜凡凡对此十分不解。

“宝宝”
“岳岳妈妈?”小孩一骨碌从木子洋身边坐起来就要往岳岳那儿跑。
“诶,你这小崽子,咋能喊我妈妈呢?要喊也得喊爸爸啊”岳岳端着热水和毛巾边走边唠叨着。
“你太温柔了,不像爸爸”小孩义正言辞的反驳着
“哎呀,行吧行吧,想喊啥喊啥吧”看着小孩笑嘻嘻的样子以及那双大眼睛的加持,岳岳毫无战斗力
“行了,快躺好,岳妈妈给你热敷一下,然后喷上药,不然明天你个小崽子又疼的嗷嗷乱叫”

小孩舒服的躺在床上,享受着岳岳妈妈的伺候,嘴里吃着洋哥给买的糖,外面,凡哥吵吵着要给他做饭,说他这小身板太瘦了得好好补补…

依旧是吵吵闹闹的环境,小孩依旧安安静静的看着,嘴角勾的笑容越来越大,岳妈妈的手真的很温暖,凡哥做的饭闻着就香,那颗含在嘴里的大白兔奶糖今天似乎也格外的甜。
像是甜到了心坎儿里。

经年(一)

脑洞来源于弟弟在ttxs读的那段青春疼痛文学,偏纪实,不要上升正主。

“喂,秦姐”
懒懒的软软的声线通过电波传到电话另一头
“木子洋,你到车站了吗?我跟你说你别迟到啊,不然这个月的工资你别想了!”
“秦姐,放心吧,在路上呢,二十分钟内就到,我可不是老岳和卜凡凡那俩不靠谱的货”
有事儿外出的岳岳和卜凡突然打了个喷嚏,嗯?谁想我了?
“行了,别贫了,收敛点儿啊,那是弟弟,不许吓着弟弟,就这样,你好好开车吧,我马上到公司了,在公司等你们”
“好嘞,知道了”
木子洋说完挂了电话。弟弟,照片上看着挺好看的,不知道真人会不会…
这样想着,木子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有点期待。

看着人来人往的火车站,灵超有些手足无措,还有一丝害怕,毕竟这应该也算得上是他这辈子最疯狂的事情之一吧。想起临走前爸爸难过又气愤的眼神,灵超心里有些难过,连带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显得有些无神。不过,随即小孩子那双眼睛又重新点上光芒,哼,爸爸现在不理解,等我做出成绩了,我风风光光的回家,爸爸也一定会开心的!我一定要做到出人头地!孩子暗暗地给自己加油打气,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珠子在信心飙升的同时也变得如黑曜石般闪着盈盈的光,美得惊心动魄。

木子洋就是在这时候看见灵超的。
“你就是灵超弟弟吧,可算接着你了,行了,跟哥哥走吧”瞬间的惊艳让木子洋有一霎那的愣怔,不过向来反应快的他很快接上话,并一把接过了弟弟手上的行李箱。
灵超仰着头眨了眨眼睛“你就是洋哥吧,秦姐给我看了你的照片,不过,你真的好高啊”小孩纯净的眼睛紧紧盯着木子洋,这个时候的小孩才堪堪到木子洋的胸口。
木子洋被这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加上小孩子顺毛齐刘海的乖萌造型,一时没忍住,就上了手。
“行,洋哥就洋哥了,以后你就是我小弟,洋哥罩你。”木子洋带着一股子满足的微笑轻轻的揉了揉小孩子柔软的发,感叹着手感真好。
“洋哥”,孩子把他作乱的手拿下来,又在他的手掌里放了个东西,“我们先去公司吧”。 木子洋摊开手掌,一看就笑了。
“小弟,这是你给哥哥的见面礼吗?”
弟弟略显紧张的脸上飘过一丝红晕,略停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Emmm…是我很喜欢的…”
“谢谢啦,我收下了”
木子洋向着孩子摇了摇手中的那颗大白兔奶糖,揣在了口袋里。
“走吧,先回公司了,一会儿还得带你回宿舍呢。”
“嗯,好。”

到公司见了秦姐后,灵超的心才稍微放下了一点,这公司虽然小了点,但看起来似乎是个正经的公司。从今往后,这就是我要追梦的地方了。
“洋洋,你先带着弟弟回宿舍吧,让弟弟今天先收拾一下,你们几个帮着点弟弟,不许欺负弟弟,最重要的是,弟弟还未成年,你们几个要有分寸!”秦周懿对着木子洋又一番的耳提命面在得到了以工资作为赌注的保证后才放他离开。
公司离宿舍还有好一段距离,小孩子在折腾了一天后,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缩在在副驾驶上睡着了。

“小弟,醒醒,我们到了”
木子洋看着迷迷糊糊的小孩睁开忪醒的睡眼不知怎么地就想起了那只被博文喂的肥的不成样子的胖猫——棉裤。不过,真的很可爱呀。
木子洋忍住又想上手蹂躏的想法,利索的从后备箱里拎出行李箱。小孩子本着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情怀试图去拎自己的行李箱,奈何却屈服于某只大模188的身高,以及…腿长。小孩只得一步步的跟着哥哥走。
“好了,小弟,这就是咱们的卧室了,你把东西整理一下吧,你就住上面的那个床吧”木子洋指着一个高低床对着小孩说。

灵超环顾了一下四周,安静的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东西。行李箱里只放了衣服鞋子和日常用品,以及,大概差不多三袋子的大白兔奶糖。 懒懒的摊在床上的木子洋实在没忍住好奇“弟弟,你装这么多糖干啥啊”
“我喜欢吃糖啊,而且,我妈怕我想家,所以就给我塞了几袋”孩子自然而然的回答到。
东西不多,小孩的动手能力也强更本就没用上那个一进家门就摊在床上的188的大模。没一会儿,小孩就把自己的东西归置的整整齐齐的,看得他洋哥欣喜不已,终于,来了一个能整理打扫的人了。
“行了,小弟,折腾一天了,你先洗澡吧,累了就先睡觉,不用等那俩了”木子洋依旧是摊在床上发号施令。
“好,那我先去洗澡了”

“呦,洋洋已经回来了,你今儿去接人了,人呢,快出来让我们见见”伴随关门声,岳岳和凡子已经咋咋呼呼的喊话了。

“你们是在说我么?”浴室的雾还没散,小孩就这样慢慢走进了大家的视线,被热水浸过的皮肤白里透红,湿湿的头发被撩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那双水润晶莹的大眼睛。 看着被弟弟美貌暴击的眼睛都看直的俩人,木子洋感到有些…丢人,虽然,他也有被惊艳到。
惊艳不过一瞬,反应过来的俩人迅速给小弟进行了自我介绍,嗯…以及互揭老底的行为,俩人越侃越没边,直到木子洋实在看不过去,大声宣读了秦姐的旨意:“弟弟未成年,弟弟拥有一切坤音至上原则,否则,扣工资”。最后仨字一出,瞬间把192的凡子和183的岳岳吓得虎躯一震,并立刻闭麦。

小孩坐在床上,还有点认生的他静静地看着他们闹,嘴角也勾了一点笑,又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带着一点满足和期待,小孩进入了梦乡。
明天,会更好的吧?